首页中央精神学校要闻基层动态先进典型心得体会活动简报评论解读学习参考推荐阅读图片新闻
 
 
“晋陕调查”:走群众路线的典范
发布日期:2013-08-17字号:[ ]

   1941年8月,中共中央作出了《关于调查研究的决定》。张闻天以实际行动积极响应这一号召,主动率团深入农村进行了一次为期一年多的调查,史称“晋陕调查”。这是中国共产党大规模农村调查的成功范例,为我们留下了如何以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进行调查研究工作的宝贵精神遗产,也是教育我们要牢固树立群众观点、走群众路线的典范事例。

  ■毛泽东痛批教条主义,张闻天为弥补缺乏实际工作经验的缺陷,主动要求到农村去“补课”

  1938年9月至11月召开的中共六届六中全会,明确提出了“使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具体化”的战略任务。但是到1941年前后,中共中央发觉这个战略任务没有取得预期的成效,教条主义顽症没有得到根本性的清除:“粗枝大叶,不求甚解,自以为是,主观主义,形式主义的作风,仍然在党内严重的存在着。”党内存在着不注重研究现状、“闭塞眼睛捉麻雀”,不注重研究历史、“言必称希腊”,“为了单纯的学习”、不注重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应用的“极坏的作风”。

  毛泽东认为,之所以如此,一个重要原因是党内许多同志“还不了解系统的周密的社会调查,是决定政策的基础”。于是,1941年3月,他整理出版《农村调查》一书,并在“序言”和“跋”中对那种“下车伊始”、不做调查就哇啦哇啦乱发议论的作风提出严肃批评,重申“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号召全党同志“眼睛向下”、“向群众学习”。5月19日,他在给延安高级干部所作的《改造我们的学习》的报告中痛斥教条主义,指出:“在全党推行调查研究的计划,是转变党的作风的基础一环。”1941年8月,中共中央作出的《关于调查研究的决定》要求:“加重对于历史、对于环境、对于国内外、省内外、县内外具体情况的调查与研究”。在9月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毛泽东明确指出:土地革命后期党中央领导所犯的错误,比立三路线的“左”倾形态更完备,时间更长,后果更惨,其思想根源是主观主义和形式主义;克服主观主义要从中央政治局同志做起,“掌握思想教育是我们第一等的业务”。

  毛泽东的这一系列论述,深刻地触动了当时党内的一些中央领导人。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的张闻天,非常赞同毛泽东的意见,主张“要大力动员用马列主义理论来解决中国革命的实际问题”。在9月中央政治局会议上,他明确表示:“毛主席的报告,对党的路线的彻底转变有极大的意义。”他认为,土地革命后期的路线是错误的,“思想上是主观主义与教条主义,不研究历史与具体现实情况。”因此,要坚决“反对主观主义,要作彻底的清算”。并且,他在认真反思之后提出:“过去国际把我们一批没有做过实际工作的干部提到中央机关来,是一个很大的损失。过去没有做实际工作,缺乏实际经验,现在要补课。”据此,他决心到农村去考察,以实际行动响应中央的号召。

  1942年1月,中共中央书记处同意了张闻天的申请。他遂组织“延安农村工作调查团”,深入陕甘宁边区的绥德分区和晋西北地区,进行了为期一年多的调查研究,史称“晋陕调查”。

  ■ “晋陕调查”中形成了一批学术价值高、对我们党施政有重要意义的调研成果

  张闻天主持的晋陕调查,是一次富有成效的调查研究。其丰富的内涵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来认识。

  一是时间长、规模大。这次调查从1942年2月开始,到1943年3月结束,历时一年多;“延安农村工作调查团”开始时有10人,到晋西北后增加40多人;调研范围,涉及到陕北的神木、府谷、绥德、米脂和晋西北的兴县等地,跑了23个村镇。

  二是深入到群众之中。张闻天认为,调查研究是为了熟悉群众、检查党的政策法令,为此必须深入群众中去。他要求调查团成员,“诚心诚意”以小学生的态度去和调查对象“熟悉,交朋友”,“一切不懂的事情都应好好的向群众求教”。在调查过程中,他化名张晋西,吃住农民家中,以普通工作人员身份出现,因此群众不知道他是共产党的“大干部”。在所直接调查的村庄,他挨家逐户同农民、干部及其各种人物谈话,几乎走访了所有农户。由于亲近群众,和群众建立了良好关系,所以群众和他无话不谈,结果他在调研中能够“打破砂锅问到底”。

  三是全方位调查。“晋陕调查”的主要目的是研究如何发展农村的生产力、提高农民生活以适应战争形势。为此,张闻天率领的调查团系统对农村生产力和生产关系进行了调查。其中既有生产力的状况,从土地、人口到劳动力、肥料、种子、资金等生产要素,从耕作到分配的整个过程的调查,又细致到当地各种土地类型及其等级,各种作物在各种土地单位面积上的播种量、施肥量和年产量,各种牲畜的使役量、产肥量、租用借用办法、全年的经济效益、各种草料的消耗量等,牛、驴、猪、羊、鸡、兔的粪各有什么特点,适于什么土壤、什么庄稼,为什么高粱产量低仍然要种它,为什么贫穷人家不能种小麦和大蒜头等。此外,调查团还在米脂、绥德等城镇作了详细的公私营工商业调查,还有集市、物价、租赁、借贷等调查。

  四是形式多样。调查中,既关注现实情况,也考察历史演变;既主要向群众调查,同时也向村乡干部、工作人员和各种职业人员调查;既有调查会、座谈会,但更多的是挨家入户调查。既注意典型调查,也注意基本情况的调查。张闻天尤其重视群众基本情况的调查,他说:在上面呆久了,常常会把群众中最普遍、最平常,但又是最重要的东西忘掉。

  五是注重分析研究。在调查中,张闻天强调调查与研究相结合,调查材料应经常整理、补充校正;调查初步完成,即应在当地加以研究。每次走访,他都口问笔记,而且事后就立即对调查材料进行整理;整理过程中发现问题,就再到群众中调查,“即调查即研究。补充不足的,加上新发生的”。调查材料整理好后,还要询问基层干部这些材料是否属实,所总结提出的意见是否切合实际。特别是,他并不满足于群众的口述,还强调调查需要亲身感受,需要“生活、体验、感觉、实地观察”,对收集的资料要熟悉和消化,要进行分析综合。

  基于这样认真、细致的调查,张闻天等撰写了多篇调查报告。其中,《陕甘宁边区神府县直属乡八个自然村的调查》,以充分的数据透辟地分析了农村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各种具体因素及其结合成的社会生产状况,认为以后农村经济的发展,将是中农经济的继续发展,其前提是充分发展大多数农民的生产力,新民主主义政治应该是“发展他们的生产,改善他们的生活的政治”。《兴县十四个村的土地问题研究(报告大纲)》,分析了抗战时期这些地区农村阶级关系的变化、土地占有的变化及其借贷关系等,着重分析了租佃关系的变化与执行党的减租减息政策的状况,提出切实掌握新民主主义经济政策,发展农村经济的意见。《米脂杨家沟调查》,以翔实可靠的材料说明,中国地主阶级如何以地租剥削为基础,结合高利贷和商业资本,对农民残酷剥削和掠夺土地,以及大地主如何对中小地主进行弱肉强食的土地兼并的情况。调研过程中,张闻天还发表了《神府调查经验谈》、《碧村调查》、《土地问题研究》、《村政权及其他》、《关于当前农村阶级变化问题》、《整顿三风要联系实际》等调研成果。

  这些调研成果,一方面为改进、完善抗日根据地的工作提出针对性的意见。张闻天把相关调研报告呈报中共中央,并多次把调研中发现的问题反映给毛泽东,毛泽东非常赞赏:“对我们很有益处,请继续写。”另一方面,这些成果还为党的相关政策提供了事实依据和理论借鉴。张闻天等的调研成果,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深刻反映了北方农村的真实情况和演变趋势,如农村阶级关系的变化、经济发展的趋势等,由此加深了党内对相关问题的认识,成为党制定这方面政策的重要基础。

  ■调研的过程是思想认识升华的过程,张闻天在调查研究成果中阐发了浓郁的群众路线观点

  “晋陕调查”使张闻天发生强烈的思想变化,他从此自觉地向着理论与实际联系、领导与群众结合的方向前进,他后来的许多重大理论贡献与此紧密联系。他在调研过程中触发的思想火花,具有重大价值和借鉴意义。

  第一,调查研究、群众路线是做好工作的基本前提。对于调查研究的作用,张闻天非常感慨:“毛泽东关于调查研究这个真理,人们常常不肯运用,而我们在这次调查中则体会到这个真理的灵妙了。”他说:“一个真正唯物论者的起码态度,就是一切工作必须从客观的实际出发,必须从认识这个客观的实际出发。”而“调查研究是从实际出发的中心一环”。调查研究的过程,就是联系实际、联系群众的过程,只有同实际、同群众保持经常的联系,才能把握生动活跃的、变化多端的现实生活,正确地决定我们的任务与政策。他还进一步指出:就领导机关和领导干部的职责而言,既要研究上级文件和把握政策方向,又要对当地情况进行具体研究而使上级决定具体化。“光背诵中央决议,而不去研究实际,不在实际中贯彻中央方向,实际是违反中央决议的精神的。同时下级同志也不光是执行上级指示,解决问题,而要提出新的问题,反映上去,并作为上级确定政策的条件,又成为原则的东西。上下级的指导关系,均应本此精神。”实际上,这里强调的是党的群众路线,强调调查研究是实施群众路线的关键环节。基于此,他强调:“调查研究工作做的是否充分,是决定一项工作成败的主要关键。”

  第二,调查研究必须常抓不懈。张闻天认为,调查研究是一个“无穷的方向”,没有终点,“接触实际,联系群众,这是一个共产党员的终身事业”,因此必须坚持,“真心诚意向着接触实际、联系群众的方向长期努力下去”,否则就会落伍和被淘汰,“任何共产党员,即使他过去既接触实际,又联系群众,只要他一旦脱离实际、脱离群众,他就会硬化起来,走进老布尔什维克的博物馆,做历史的陈列品”。他强调:“一个共产党员只有在实际行动上能够把这个工作当做自己一切工作的基础,他才算是一个真正的唯物论者。”

  第三,在深入群众的调研中检验工作成效。张闻天指出:“要打破老一套的检查工作方式——天天在会议上,在干部中,在机关里,在文件上。这是主观主义的、形式主义的、党八股式的检查。应该是生动的,在实际工作中,在斗争中,在群众中的检查。”他鲜明地提出一个观点:“基层是检查领导工作的一面镜子”,领导问题是一切问题中的一个基本问题;而检查领导问题应从下面搞起,下面的工作体现领导的效力,可以从中看到领导工作中的弱点,因此,“我们必须在实际中、在群众中,审查我们的工作有无成绩,有何优缺点”。

  第四,调查研究必须“亲自动手”。张闻天说:“‘亲自动手’的主要意义是亲自接触实际、接触群众、接触最下级的干部。”这样的调查研究,才是真正的调研,才能真正触及心灵,也才真正有收益,他以自己为例来说明这个道理:“据我个人经验,看人家写的、听人家说的关于调查经验之类的文章或讲演,印象很少,大概在看过听过之后就会忘记的。但自己亲自调查研究一番之后,自己就会有点‘经验’,不大容易忘记。在自己有了一点经验之后,再来参考参考他人的经验,得益就多些。”

  (作者李东朗 为中央党校党史部教授)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中国农业大学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领导小组主办

管理后台入口